水陆空“大通道”驰援武汉
来源:水陆空“大通道”驰援武汉发稿时间:2020-04-05 23:42:32


林毅夫强调,考虑到疫情防控需要常态化和全球金融经济的不确定性,今年勉强去达到5%或更高的增长目标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在全球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能达到3%至4%的增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居家隔离真的能“隔”住吗?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3月23日,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确诊之前,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上海、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针对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相对投资拉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认为,这次中国应该更多的去支持家庭和中小企业。

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上海航班1028班,广州544班。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有39.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其中,64400人来到北京。102800人来到上海,54400人来到广州。

林毅夫还强调,要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如免税或者减低税率、推迟社保医保缴费、提供流动性支持等。尤其要帮助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可以提供大量就业,是很多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生存对中国渡过难关后保持全球制造业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

理查德进了大楼后,和看门人交谈了几句,看门人问及他的工作,理查德如实告知。随后,他就去了医院上班,那是他以前工作过的地方,他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亲切熟悉。

集中隔离政策前,多少人境外回国人员已处于居家隔离?

理查德气不过,致电大楼的物业负责人询问原因,对方回答称,"我猜他们害怕你带病毒回来。"

3月28日,理查德抵达这幢大楼,领取了他哥哥留给他的钥匙。此前,这幢公寓针对此次冠状病毒大流行,出台了新规:"除大楼居民外,其他人不得入内;不过,家庭成员,保姆和家庭保健助理将被允许进入大楼。"

“如果疫情和封城措施持续下去,加上国外出口市场的倒塌,大多数中小企业很难活下去。”他说,“城市地区失业率已快速上升,这将连带导致许多农村家庭和低收入人群遭受重创。”

这其中,还不包括非航班入境的人员。进一步按照3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据推算,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以来,全国陆地口岸海港空港入境人员日均12万人次。即便是按照3月11日开始计算,到集中隔离政策出台的3月25日,两个周的时间,也有约168万人入境。